超明觀點< HOME
  | → 文章發表一覽 |
 
2012-08-08
大學校長不能自外於十二年國教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陳超明/實踐大學講座教授

 

        大學指考放榜,家長、學生關心考上哪個學校,媒體爭相報導學校系所的排行榜,十二年國教比序紛爭仍繼續上演!。然而, 社會大眾對考試、排名的重視,似乎無法對應到國家人才的培育層面,難道我們的教育面與國家競爭力脫節了嗎?

        十二年國教議題只見比序排行吵得沸沸揚揚,但在各方意見中,憂心台灣人才斷層的專家學者或大學校長極少發言,似乎認為這是國中小學、高中的教育問題,與大學教育或未來國家人才培育無關,事實上從人才養成的角度看,大學絕不能自外於整個教育制度,有必要積極參與,甚至引導十二年國教的方向,才能為整個國家教育政策,乃至人才培育做好札根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業界及政府單位或者學者建議要開放國際人才到台灣,這雖是最快的方法,但靠外來人才只能救急,台灣應思考的是 十年、 廿年後我們的人才在哪裡?要能夠自己培養人才,不能只是以外來人才救急。人才的培育如果無法生根,除非台灣是已相當國際化的城市,可以不斷吸引外來優秀人才或者可以留下本土的菁英人才,但看來台灣的國際化腳步很慢,而人才的培育卻刻不容緩。

        許多人都談到人才培育,都以為到了大學再來培育社會需要的人才,但如果到了大學才開始,已經太晚了,應該是從小學、國中、高中就要開始做。以爭議不休的十二年國教問題,發聲的多半是國中小學家長、老師,似乎以為這只是國中小學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個人認為,十二年國教要跟大學結合,甚至是國家人才培養的基礎。大學校長或這些主管人才培育的精英份子,應該參與十二年國教的前瞻規劃。以目前的教育制度看,大部分的學生最終都是要進一般大學或科技大學,顯見十二年國教教出的學生就是大學或科技大學要用的,他們的好壞怎會與大學或未來競爭無關?我們的高中教育都很強,學生參加國際比賽都有好成績,但最近幾年落後了 ,因為我們的教育方式仍強調記憶,高中生很會應付考試,因為那些知識是用一再地背誦記下來的,我們的考試也偏重各種記憶的整合,以致學生都變成考試機器,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。以致我們的學生記憶是強項,但進入大學要跟國際學生比創意、比解決問題能力時就敗下陣來。 

        反觀歐美國家的教育制度,早自十九世紀的浪漫主義時期開始,就強調要提出質疑,要會問問題,可以挑戰老師的權威,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。因此可以訓練學生批判解決問題的能力。台灣的教育制度訓練出學生很會考試,連上了大學都只求標準答案。我在大學教書,每到考試,學生最愛問的是「老師,要考什麼?標準答案是什麼?」但不見得每個問題每件都有標準答案,人生那有什麼標準答案呢?

        好的人才是能夠發掘問題、解決問題,也能具有判斷力與溝通能力,現代社會資訊發達,不應該再花太多時間去背誦無意義的僵化的資料。教師要改變教學方式,引導學生有批判及解決問題的能力,這些能力不能到大學才培養,需要從小做起,大學校長們有義務參與十二年國教的規畫與設計,明確地要求準大學生需要具備的基本能力,這樣從國小到高中的教育方式才能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 事實上,學校早已強調多元評量的教學,但是否落實了?不要再把所有東西都犧牲在考試公平上,犧牲在同分比序的荒謬上。請大學校長及國家整體人才培育方案的主導者,明確地告訴各高中職,「我們不要考試機器,我們不要明星排行!」各大學不應再對十二年國教方案沈默以對,應該讓大家知道,大學要的是什麼樣的學生,這樣才能跨出提升國家競爭力的第一步,也是培育人才的重要基石。